Maxine

踏足乌镇,已时至傍晚,刚下过雨,微醺。没有进入景区,却蓦地闯入了南栅,青石板转上的沟沟壑壑,在无言里诉说着历史的沧桑,三尺小巷只容得下两辆凤凰牌自行车并头行过,傍晚时分却也只是几个老人打着蒲扇闲话桑麻,大黄狗静卧其旁,稀里糊涂地打着盹儿,时不时尾巴扫两下,将自己扫进时光里。偶经过几个小院子,几乎都已变成了主题商店,屋顶的瓦片几是零零落落,倾吐着颓败。生活在这里的人儿,很慢很慢,步子慢,做事慢,性格慢,就连人生也是慢慢的,把浮生过成了等闲。